技术服务:夏普和诺基亚的回归,背后竟是富士康剑指三星

时间:2017-05-31 18:27  文章来源:【新葡京娱乐网址】  点击:

夏普手机5月24日在北京的品牌沟通会,是对外界的一次信号释放,夏普要在5G来临时重新把手机品牌做大。不过,对于背后的富士康而言,图谋的绝非只是中国手机市场。

5月27日,日经新闻在台北采访夏普CEO戴正吴时,他对富士康在美国投资70亿美元建设液晶面板工厂的传闻做了一个小小的修正:“这座工厂将生产小尺寸屏幕,主要用于智能手机,” 戴正吴表示,“这些小尺寸屏幕也有可能被用于航空航天领域,目前美国波音公司在一些产品中就使用了夏普提供的屏幕。”

这一番话,与之前外界对于该工厂将生产大屏幕夏普电视液晶面板的传闻大相径庭。这位富士康集团的二把手,除了要重振夏普液晶电视,对于夏普手机也十分看重,他在27日接受媒体采访,同时提出夏普要全球布局,迈向国际化,不能近亲繁殖。这是戴正吴担任夏普社长近9个月来,首次表示将“重新整合夏普基因,在思想上和作风上进行改变”。

从手机产品开始,富士康面向终端消费群体,正式鸣抢自己的品牌化战略。

外界对于夏普手机能否在中国市场重新打开局面多数并不看好,这家被富士康控股66%的大型科技企业已经不能再被划归日系阵营,夏普在富士康整盘战略棋局中的作用将会是一个急先锋,手机、电视机都是引子,下一步的图谋,可以从戴正吴日前在公开场合表述的这句话中发现端倪,“夏普计划将公司的显示和电子技术从传统的电视和智能手机领域拓展到汽车和家庭物联网市场。”

对于富士康而言,手机战术的策略有两条主线:一条是第三次重返中国市场夏普手机,依靠全面屏主攻高端市场;另一条是去年再次“复活”的诺基亚,依靠原有渠道和技术优势,主攻中低端市场。

夏普手机业务负责人罗忠生在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夏普手机的机会,“在 5G 通讯普及之前,全面屏技术将会是手机发展的下一个风口,而全面屏恰好是夏普最擅长的。”

于此相比,今年初在京东开始铺货的Nokia 6,则打的是低价低配的情怀牌,开始自己试水二三线市场的步伐。

的确,智能手机迅速发展的这十年,是日系手机全线败退中国市场的时期,也是爱立信、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等欧美手机品牌,纷纷消失或者转换门庭的时期。而过去这一年多来,富士康在背后默默地接盘夏普和诺基亚,则是希望对多年代工身份的突围,意图在品牌运营的道路上迈出重要的一步。

品牌运营,如同一名全能运动员,不能在任何一项中有短板。而产品、供应链、研发、渠道、营销、资金保障等所有方面,都是考量一个品牌能否成功运作的关键。为了将手机市场作为自己品牌战略的突破口,富士康的思路不仅缜密,而且方方面面都布局已久。

夏普手机和电视,在国内要补齐的是渠道、市场营销和推广方面的短板。我们先看一下夏普手机在国内市场的生态结构:夏普手机是由富士康旗下FIM Mobile(富智康集团)进行硬件研发,并由深圳富泰宏精密工业来完成制造环节。在这条生态链图上,可以看到由富智康、富泰宏和夏普组成了紧密的产业链条。

(图片及数据分析来自天眼查)

在富士康体系内,深圳富泰康主要从事新型电子元器件、移动通信系统、手机、基站、交换设备及数字集群系统设备、电子专用设备、测试仪器、工模具、数字音视频系统的生产与销售及上述产品零配件的制造,销售自产产品,提供售后服务。简而言之,手机的整体供应链、售前售后都包括在内。

更有意思的是,公司在2017年5月5日进行了经营范围的变更,新的内容为“生产经营智能家居产品及其配件、智能穿戴式及其配件,并从事上述产品的研发、批发、进出口及相关配套业务。”

而深圳富泰康与夏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的生态链图中,可以看到南京中电熊猫平板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完成第六代液晶面板生产线10K扩产)、中电长城网际系统等中电系企业的身影,以及中信资本、中银投资等金融投资机构的紧密关联。(见下图)

如果将富智康及富泰康的富士康系企业,与夏普电子(上海)、夏普株式会社夏普系企业进行关联,还可以看到产业链条中出现的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这个名字的背后,代表着遍及全国的线上和线下销售网络。有一个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6年底,深入三四线市场及农村市场的苏宁易购直营店,在全国范围已经开设2000多家。2017年苏宁易购直营店还将继续在全国范围新开直营店1000家,总体规模超过3000家。(见下图)

同样的产业链条,也可以从富士康系企业与诺基亚中国公司体系的产业链图中,看到从资本层面、渠道到供应链层面的紧密关系。

另外,京东体系内的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通过京东金融科技控股、上海联新二期股权、上海联合投资这条资本市场的线路,也与诺基亚体系的诺基亚通信系统、诺基亚通信投资、诺基亚通信(上海)之间形成了产业链关联。诺基亚2017年初上市的新款Nokia6由京东商城独家销售,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产品、供应链、渠道、品牌,郭台铭从2016年默默发力的品牌运营战略,以手机和电视产品作为发端。

对于品牌化这个“梦想”,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期待已久。他几年前曾透露过希望将自有品牌业务发展成为富士康另一个“金矿”的想法,并且也先后在部分消费电子产品领域做过尝试,不过大多是交了学费,没有收成。

有人说,郭台铭能做出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但是一直没能做成一个品牌,正是他的隐痛。他在公开场合正式谈及自己品牌梦想的次数并不多,而多年前与央视的一次对话,是最触及自己内心想法的。“今天你要做一个单一的品牌,自己要投入资金,像韩国三星、LG,几乎是韩国重要的精英企业,是国家的力量在支持的企业。而我们只是一个单打独斗的民营企业,我不能不考虑到长远的发展,还是得坚守本路。”

那次交流,郭台铭不经意透露出自己心目中的“目标”,三星和LG。但他很清醒,不坚守自己的本路(代工),就坚持不到做成品牌的这一天。

郭台铭谈及了自己对品牌的理解。首先,渠道也可以是一种品牌。“我们准备在五年内开一万家店,在五六级的城市,这样他们很快就可以跟工厂打成一片,我们的客人就可以用最低的库存、最少的供应链成本,不一定非要到大城市来购买。”他当时的构想是,渠道就是富士康的自有品牌。“我们提供给客户全套的服务,不见得说做品牌就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

因此,过去几年时间,我们看到富士康在自建分销渠道(贝壳山项目)、运营商渠道捆绑,以及品牌代理(富可视)方面的尝试,这些渠道方面的拓展,伴随着富士康对半导体芯片、液晶面板等上游供应链的并购,以及不断将夏普、诺基亚真正做出自有品牌,逐步接近、甚至追赶上三星这样在全产业链均有建树的巨头,或许才是郭台铭最大的野心。

从市场上,从产品系列,从供应链体系,富士康是要剑指三星吗?

郭台铭对三星的“厌恶”由来已久,郭台铭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称非常讨厌三星,称三星是由韩国政府支持的家族企业,再伟大也成不了百年企业。郭台铭将三星描述为“总是对竞争对手背后捅刀”的小人,并宣称打败这家韩国公司是他的终身目标。

厌恶或许源自2010年,全球四大面板企业中LG、奇美(鸿海旗下企业)、友达均被欧盟处以巨额罚款,而出货最多的三星因为作为“污点证人”而免于被罚。2012年,郭台铭曾抵押个人股票贷款30亿元,并宣称正式启动对抗三星的“打狼行动”,就在当年,郭台铭亲自为苹果即将面世的新iPhone手机造势时,就无情批驳三星旗舰手机Galaxy S3的各方面问题。

放眼全球,未来能在全产业链与三星放手一搏的,首推富士康。三星的产品线和产业链,基本上涉及通信、家电、半导体及电脑等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全部范畴。

富士康过去几年来,通过整合诺基亚、收购夏普以及对东芝半导体等收购的企图,是要在市场、产品和产业链条各个方面开始进攻三星?

先从市场来看,诺基亚在欧美市场是否会是一条主线?通过搜索的资料显示,鸿海与诺基亚合作成立的HMD Global公司,创办人为陈伟良(郭台铭老部下);总裁Florian• Seiche,曾担任宏达电子(HTC)欧非中东区的总裁,之后在微软移动部门任主管;CEO努梅拉,也是在诺基亚工作了22年的老将,2014年加入微软后担任移动设备事业部亚非和中东区副总裁。

有媒体分析,欧美市场是诺基亚老将们原有的主战场,诺基亚未来会由欧洲市场进入北美,另外亚洲的主线则是由中国向印度延伸。曾经在宏达电子任职的HMD总裁Florian Seiche,有可能会将HTC(宏达电子)与HMD牵手在一起,采取合作策略(诺基亚主攻中低端手机、HTC主攻VR和中高端手机),未来加上夏普手机在高端市场的发力,从欧美市场及亚洲市场对三星的手机、VR产品进行打压。这一点,并非没有可能。

从半导体的液晶面板等供应链端,富士康对于老对手三星的抗衡也昭然若揭。从过去几年富士康(鸿海)在全球不断收购的布局中,都彰显出了一个主题:郭台铭不甘心只做未来科技产业的最底层服务(代工),他希望和三星、苹果一样,走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品牌和研发。

我们将富士康(鸿海)近两年部分投资和收购动作做了一些梳理:

2015年5月,鸿海投资ROM开发商Cyanogen(掌握开源Android系统);

2016年3月,日本夏普最终接受鸿海3888亿日元注资,成为其子公司(掌握上游液晶板资源)。

2016年10月,奥地利IT集团S&T宣布获得富士康旗下桦汉科技约1.53亿欧元投资占股29.4%,成其最大股东。S&T是欧洲领先的IT软件和硬件整合服务提供商。与此同时,S&T还宣布将利用这笔投资收购了德国高精尖IT厂商Kontron 29.9%的股权(掌握嵌入式工业计算机专利技术);

2017年4月,富士康联合夏普发起对东芝半导体业务的收购请求。

……

不仅是不停的买买买,富士康也在研发上不断花花花。仅计算截止至2014年的数字,鸿海在全球申请专利数是 128400 项,获准专利数目超过 64300 项。

如今,富士康在郭台铭的逐步打造下已经在向科技产业链的两端延伸,在上游产业链中扎下根基,向品牌运营不断发力。

虽然目前富士康对东芝半导体业务的收购可能会受到一定阻挠,但是其希望将夏普面板技术和东芝半导体芯片完美结合的思路,却昭然若揭。

过去一段时间,关于富士康正在深圳筹设半导体芯片设计中心的报道持续不断,其中一个信息就是有可能与软银入资的ARM展开研发层面的合作。如果将软银、ARM与富士康在建的半导体晶片厂联系在一起,无疑会更加耐人寻味!

在与三星未来的市场争夺战中,软银或许也将成为另一条主线,郭台铭和孙正义在资本和技术层面的合作关系由来已久。2014年,日本软银推出拥有人类情绪的机器人,就由富士康集团代工。未来,富士康美国生产线的机器人产品,也将成为富士康的另一把利剑。当然,这就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了。

坚持自己全球代工的本路,是郭台铭不会放弃的安家之本。但是从零部件到产品设计、品牌推广等全面发力,成为三星那样利润率更高的“垂直整合型”企业,是郭台铭野心所指的方向。三星,已经成为富士康进程中唯一的拦路虎。

郭台铭经常提到的一句话是,如果要让富士康的商业帝国维持下去,要依靠三个武器:供应链、专利和工业银行。或许,手机就是一次试水,在夏普和诺基亚之后,还有液晶面板和半导体芯片,在更大范围的消费电子产品领域,郭台铭与三星帝国的抗衡,还会有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新葡京娱乐 版权所有
新葡京娱乐线上游戏_新葡京娱乐代理网_新葡京娱乐网址